全本笔趣阁 > yb2017.com > 提灯看刺刀 > 番外 万能厨娘
q全b本b笔q趣g阁 WwW.qbbqg.com
????作为一个万能厨娘,韩越像每一个家庭主妇那样都不介意“谁做饭”的问题,但是他很介意“谁洗碗”。yabo安卓app城,点,阅读原文yabo安卓app城,点,阅读原文韩越是很讨厌洗碗的。之所以每天家里的碗都归他洗,那纯粹是因为楚慈比他更讨厌洗碗。楚慈这个人,他做的家务事无非就是看看家里的布置,决定这个角落里该添些什么,那个角落里该减些什么;新买的壁画往哪里挂,这个花瓶里应该插什么花……然后当他决定壁画挂哪里的时候,拎着锤子爬到墙上去钉钉子的那个人当然还是韩越。

????当然楚慈也不是完全不进厨房,如果给他时间的话,他能慢悠悠的在厨房里泡一整天,做一海碗玫瑰元宵啊,西瓜雕花啊,草莓酸奶乳酪蛋糕啊,水果馅夹心鲜奶龙须酥啊……然后那一厨房的杯盘狼藉就全丢给韩越收拾了。韩越曾经很正式很严肃的提出过抗议,他好歹是个有头有脸有社会地位的男性,一天到晚跟碗筷、抹布、洗洁精打交道是什么意思嘛?!“……”楚慈沉默了半晌之后,抬起头来看着韩越,心平气和的回答:“你可以选择不承担这个任务的。”韩越看着他的眼神,突然一股寒意窜上脊椎。“我可以另外找一个人。”楚慈继续道。“……”那天晚上韩越卷着袖子,穿着围裙,吭哧吭哧的洗掉了一大池子碗,劳动积极性汹涌澎湃,英勇的创下了历史新高。某天晚上楚慈回来跟韩越报备:“明天我不回来吃饭,单位里聚餐,我们部门的都去参加。”楚慈后来又回到科研所去工作,那个职位还给他留着。虽然他当初辞职过,但是辞职手续被韩越强制中止了,所以其实他一直没有真正脱离那个单位系统。他本来在单位就是个存在感淡漠的角色,所以他回来的时候也没引起多大轰动。

????关于楚工病休休了好几年的问题,很多人都只在背地里好奇的探讨了一下,当面还是很诚恳很热情的表达了欢迎的。显而易见,一个有着一定学术能力、不争功劳不抢风头、默默做事很少说话的青年工程师,绝对不会引起其他同事的任何反感。就算他病休几年才来上班,也不会牵扯到其他同事的派系和利益,所以别人也不会吝啬于对他表示善意。“怎么又要聚餐啦?不是上个月才聚过吗?”韩越一下子不满了:“你们每次聚餐吃个饭也就算了,竟然还要喝酒,喝完酒还唱歌,一屋子男男女女扎堆似的窝在一起,这不是事故高发区吗?你可是有家室的人了,没事别跟他们那帮小青年在一块儿混闹,影响多不好。”楚慈默默往周围环视一圈:“家室?……哪里?”韩越炸毛了:“我啊!有我啊!!你想否认我的合法地位吗?”“你连碗都不愿意洗。”“……我这不是每天晚上都在洗吗?”“可是你不情愿啊。”楚慈扔下这一句后就自顾自的飘去卧室换衣服,韩越在他身后一寸寸石化。搞了半天这位祖宗不仅要求人家洗碗,还要心甘情愿的洗,还要兴高采烈的洗,还要满怀着革命热情的洗!太过分了!是可忍孰不可忍!韩越雄纠纠气昂昂的冲向卧室,进门就看见楚慈光着上身背对着他,一手把衬衣往床上一扔,一手拎起家居t-恤,随便的套在身上。

????“……”楚慈换好衣服,转身去厨房找东西吃。路过韩越身边的时候他脚步稍微顿了一下,冷静的提醒:“把口水擦擦。”韩越石化的身体瞬间碎裂,在风中一点一点飘散成灰。“真难看。”楚慈同情的叹了口气。那天晚上吃完饭后,楚慈照样如姜太公一般稳坐钓鱼台,任他风吹浪打,我自岿然不动。韩越小媳妇状收拾了碗筷,又抹了桌子,看着楚慈那安详的神情,突然爆发了一股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巨大革命热情。他把抹布重重一放,坐在餐桌前宣布:“老子今晚一定要罢工!”楚慈饭后低血压,正晕晕欲睡的漂浮在云端中,突然一下子惊醒了:“罢工?”韩越严肃点头:“是的!我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!”“那太好了,今晚我要睡十个小时。”“……喂喂,我不是说那个罢工!这个问题很严肃不可以搞错的喂!”“那太可惜了。”楚慈一脸真切的惋惜,看得韩越心惊胆战,“好吧,那你是什么罢工?”“老子今晚决定不洗碗了。”韩越鼓起勇气说:“我决定维护我作为一家之主的尊严和地位!今晚绝不洗碗!除非你给我一个我必须不得不洗碗的理由,否则明天我还会继续罢工下去!”楚慈冷静的看着他,刚开口要说什么,被韩越急忙打断了:“不准说不洗碗就去睡客房,那个是犯规的!”“……好吧。”楚慈叹了口气,看上去十分无奈:“那你看这样好不好,我们来定一个公正的赌约,谁赢了谁就可以不洗碗,谁输了谁就去厨房干活,这样总不犯规了吧?”韩越迟疑了一下:“——怎么个赌法?”“打牌吧。”楚慈冷静的从口袋里摸出一副扑克牌,其回答之冷静,动作之流畅,让韩越竟然长生了一种“他早就做好准备了吧?!”的错觉。打牌对韩越来说并不陌生。部队里嘛,有时候在绝密基地一呆几个月,又没有网络,又没有电视,连个报纸都不给看娱乐版,一伙人聚在一起能干吗呢?没有家室的还能搅个基,有家室的只能凑一桌斗地主了。

????作为此道高手,韩越瞬间信心百倍,觉得自己真是赢定了。……然后他们打完第一局。韩越把牌一撒:“我不认!绝对不认!三盘定胜负!”……于是他们打完第二局。韩越暴怒敲桌:“巧合!绝对是巧合!再来一局!”……所以他们打完第三局。韩越刚跳起来要咆哮,就只见楚慈冷冷的盯着他。“言而无信的男人最可耻了。”“……”五秒钟后韩越捏着鼻子走进厨房,身后背景是一片巨大的黑色怨气。万能厨娘韩越同志,请你今天也继续在泡沫和脏碗中加倍努力吧。

????话说每晚三局的赌牌生涯持续两个月后,某天侯瑜去部队找韩越,结果见面大惊:“兄台你面色发青印堂发黑,难道是遇上妖怪了不成?”韩越瞬间青筋直暴:“大仙你真是太准确了,我遇上了一个牌技过人的大妖怪!”他把最近两个月以来的事情都跟侯瑜说了一遍,从没赢过一次的牌局更是怨念十足的加以重点描述。侯瑜听完后摸了摸下巴,感慨道:“我发现楚工打牌确实挺厉害啊,他经常跟人打牌吗?”韩越摇摇头:“很少,他比较喜欢打游戏。”“唔,牌技再厉害也不可能稳赢不输吧,这本来就是有点机率性的东西。

????何况你打牌也挺在行的啊,不可能连续两个月,一次都赢不了吧?”侯瑜沉吟了一会儿,突然灵光一闪:“他会不会了?”“……?”“难说啊,楚工那手……啧啧。”侯瑜十分唏嘘的摇摇头,又说:“要不这样好了,我给你一个建议。你不是经常搞到一些带针孔摄像头的钢笔啊,高精密微型照相机啊之类的谍报器材吗?”“怎么?”“下次打牌的时候直接在牌桌边上安一个不就结了嘛。事后拿出来好好检查一下,一幕一幕的仔细看过去,要是楚工真的跟你,总会有影像录下来是不是?”韩越一想,咦,这个主意很不错啊!于是当晚就早早回家去,趁楚慈还没下班的时候在餐桌上装了一个。

????“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你丫在跟我捣鬼,还是老子真的手气太臭!”韩越拍拍手,竟然还十分得意。结果那天晚上韩越又不出意料的惨败了。然后又不出意料的灰溜溜跑去洗碗了。紧接着第二天,韩越鬼鬼祟祟把安装在花瓶里的微型精密摄像机带到办公室去,一个人看了很久很久。他那可怜的副官几次敲门进去,都看到韩越一人面对着电脑,脸上挂着□的笑容,时不时夹杂着几个恍然大悟的表情……老大你该不会在看黄片吧?青天白日朗朗乾坤,你一拿高薪的政府官员却躲在办公室里看小黄片,这是何等的没有下限!何等的惨绝人寰啊!……你都不知道带我一个看看!韩越晚上回家,气定神闲的做了饭,气定神闲的吃了饭,又气定神闲的坐在了牌桌边。

????仍然是争上游,仍然是三盘两胜。第一局韩越毫无悬念的输了。第二局韩越又毫无悬念的输了。第三局……总之我们知道韩越他是不可能赢的!楚慈放下最后一张王,微笑着站起身,拍拍韩越的肩:“我去打一会儿魔兽,没事别吵我啊。”韩越没有像往常一样满怀怨念的夹着尾巴乖乖去洗碗,而是突然抓住了楚慈拍自己肩膀的手,微笑着抬起头:“宝贝儿,你袖子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?”楚慈猛的把手往回抽,但是韩越的力气岂是一般人能比拟的,一把就将楚慈的手腕按死在半空中,紧接着有条不紊的解开了衬衣袖口,把他的袖子一点点掀了上去。

????一张方片三和一张红桃五哗啦啦掉到了桌子上。楚慈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韩越微笑着站起身,拍拍他的肩。“我去书房打会儿魔兽,亲爱的,碗筷就拜托你了哟~”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,解放区的人民扬眉又吐气。韩越简直高兴疯了,进门就在书房里滚了一圈,还蹦到沙发上去狠狠跳了好几下——可怜那沙发从没承受过如此凶悍的重量,当即就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咯吱声。“老子今天终于翻身啦!老子终于不再是家庭煮夫啦!x他娘的,什么叫一家之主?老子才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啊!灭哈哈哈哈哈——”韩越开了电脑,上了游戏,兴冲冲的找出耳机就要戴,突然听见厨房里传来砰的一声脆响,那是好几个碗同时摔到地上的声音。

????韩越条件反射就要冲出去,紧接着硬生生克制住了。开什么玩笑,只要冲出去他就进不来了,洗碗的人绝对又会变成他!忍辱负重两个月才得来的胜利果实,怎能因为一时心软就全盘葬送掉?那他韩越岂不真变成了傻叉!韩越戴上耳机进入游戏,瞬间一堆消息蹦出来。他还没来得及点开,突然书房的门被敲响了。“你在吗,韩越?帮我个忙。”韩越眼观鼻鼻观心:我不在我不在我不在我不在……“帮我找下创口贴。”楚慈推门而入,竖起两根血淋淋的手指,满脸无辜:“我割到手了……”韩越后来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被剁掉了尾巴的猫,蹭的一下就窜起来了,速度快得连火箭都望尘莫及。

????接下来的十分钟内,楚慈被好好的安顿在椅子上,安详的举着他那两根手指头,任由韩越用冷毛巾一点一点擦去血迹,仔细上好云南白药,精心万分的包扎起来,最后还无比心疼的捧在手里看了半天……于是当天的碗仍然是韩越洗的。洗得万分悔恨,洗得心甘情愿。那天深夜在床上,韩越捧着楚慈的手摸了又摸,对自己逃避家务、懒惰成性的做法做出了深刻的检讨,然后对自己改成错误的决心做出了坚定的保证。韩越同志表示,这种悲惨的流血事件再也没有下一次了;身为一家之主必须要身先士卒、一马当先的承担起重活累活,想人所想不到的,做人所做不到的,一定要保证家庭的稳固和家人的安全……“的确,”楚慈评价道,“我没有安全,你就不稳固了。”韩越一个激灵,立刻满床打滚强硬撒娇无所不用其极,再三请求组织再给自己一个留用查看的机会!自己一定好好表现,绝对不辜负组织的希望!“那好吧,”楚慈勉为其难的说,“就留用查看吧。”韩越于是发愤图强,励精图治,当天晚上在床上好好表现了一下;结果他三更半夜被楚慈从床上踢了下去,然后连抽带打的赶出了卧室。韩越同志怀抱着一颗热忱的心,却委委屈屈的睡了一夜冷沙发,实在是可悲可叹啊,可悲可叹……╮╭第二天晚上侯瑜来韩越家吃饭,一进门就看到韩越穿着围裙,拿着锅铲,正卖力的翻炒一锅宫保鸡丁。

????楚慈心安理得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一边招呼侯瑜:“来来,快坐下喝杯茶。今年新出的雨前龙井,昨天才到的哦。”侯瑜太阳穴突突的跳,跳了半晌终于抽搐着问:“你……你都不去厨房帮把手?”“逃避家务是男性的本能。”楚慈安详的说,“另外我在精神上永远支持韩越。”“……”侯瑜于是怒气冲冲的去厨房帮忙洗菜,韩越看了很高兴,说:“太好了!赶紧帮我把那两袋豆芽洗了,我要弄一个水煮鱼,再弄一个毛血旺!”侯瑜怒其不争:“其实你一人忙不过来的对吧?身为一个男人其实你从内心里是讨厌在厨房干活的对吧?”“不,我从内心里感谢你如此识相。”韩越说,“其实我不在乎你是否来帮我的忙,我只是不喜欢你跟楚慈单独呆在我看不到的房间里而已。”“……”那天晚上吃完饭回去,侯瑜受到了深深的刺激。他躺在床上一闭眼,脑海里就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韩二大爷围着个围裙,吭哧吭哧埋头刷碗的景象。身为一个从小就被韩越带着在军区大院里打打杀杀,儿童时期拍人拍砖、少年时期放人枪子、青年时期又一起参军的铁哥们儿,侯瑜深深的感觉韩越堕落了。他辗转反侧一夜没睡,第二天起来的时候瞪着一双通红的兔子眼,唾沫横飞的给朋友打电话:“赶紧给我从你们酒店找两个美女来!要会做饭的!蒸炒煮炸样样都会的!家务活什么都能干的!……屁咧,不是我要,赶紧给送到韩越他们家去!”侯瑜把电话狠狠一挂,四十五度远目兼咬牙切齿。

????——姓楚的就是个狐狸精。韩二,兄弟拯救你来了!结果楚慈那天晚上一回家,就看见客厅里站着两个身材火爆的长发美女,一人一身情趣厨师装,手里拿着大锅铲,穿着黑丝袜和高跟鞋,美目流转顾盼生辉。侯瑜的一个小弟还站在客厅里,笑容满面的跟韩越介绍:“这是侯处送来帮您干活儿的家政人员,做饭都是百里挑一的,专业大厨水准,叫干什么干什么,可他娘的听话了……”“干什么呢干什么呢?侯瑜这是什么意思啊?故意破坏我家庭和睦呢是不是?!”韩越一下子急了:“送走送走!都给老子送走!老子的家里俩人就够了,不需要第三者!”“吵嚷什么呢你们?”楚慈把包一放,淡定的围着俩美女转了一圈,点点头说:“我看行,留下来得了。”韩越瞬间泪流满面:“亲爱的你想干什么啊你?!”“什么都不想干。但是这小姑娘放家里多养眼啊,跟花儿似的。”楚慈摸摸下巴,很感兴趣的笑了:“小姐贵姓?”……那天侯瑜接到韩越的电话,简直怒火万丈声嘶力竭。“侯瑜你他娘的给老子听着!你狗日的吃错了药是不是?看老子家庭和睦你心里不爽是不是?你好好送俩女的过来引诱楚慈搞婚外恋哪?!别作梦了我告诉你!就算你再怎么处心积虑搞破坏也是没用的!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是不容你破坏的!老子一人做饭做得很爽,不用你操心!!”电话那头嘭的一声巨响,韩越又把他的新手机给摔了。

????侯瑜僵硬的拿着听筒……瞬间听见心中有一万头草泥马在马勒戈壁上奔腾而过。英雄难过美人关,韩越你果然已经堕落得连亲妈都不认得了!做饭做饭,做你个仙人板板!!绝对是受虐倾向,你所罹患的那种心理疾病不叫暴发型人格障碍它分明叫抖m的受虐倾向好吗!腐化堕落!丧权辱国!!马列主义你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是吧!!!……然后那天裴志吃晚饭的时候接到侯瑜电话,劈头盖脸一顿痛诉:“姓楚的他就是个祸害!”“——啊?”“兄弟我支持你!想当年你把我纸条给韩越是正确的!姓楚的沾上谁谁就是抖m,韩越他已经中毒太深,他完蛋了!”“——啊哈?”“兄弟要好好的表扬你一下!”侯瑜慷慨激昂的说,“你家缺保姆吗?缺厨师吗?兄弟我这就往你家送两个专业大厨水平的辣妞来,保管你以后脱离苦海,立地成佛,从此再也不用惦记那个姓楚的狐狸精!”“……”裴志淡定的道:“想法很好,但是我不缺厨师。”“为什么?”“韩越经常做多了菜,楚工就装一饭盒带给我,有时候多得我都吃不掉。”裴志微笑起来:“而且我觉得韩越这种牺牲小我喂饱大家的精神是值得赞扬的。”听筒那边再次传来轻轻挂上电话的声音,侯瑜又一次的石化了。韩越家今晚的菜单是葱爆虾球,蚝油牛肉,干贝炒西兰花和冬瓜火腿汤。侯瑜没有想到,被他的“好心”所严重刺激了的韩越,发愤图强要在厨艺上刻苦努力、精益求精,力求把楚慈伺候得跟慈禧太后一样,以巩固他摇摇欲坠的一家之主地位。

????为了家庭稳固,为了cp和谐:大神在上,每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优秀小攻都应该牢牢记住,要管住小受的心,首先要管住他们的胃!每一个为人所称道的好攻,都应该是出得厅堂,入得厨房,还上得了床的!万能厨娘韩越同志,为了你正室配偶的名分,请今天也一样努力的在厨房里燃烧小宇宙吧。楚慈同志看好你哟~干巴爹!。www.qbbqg.com

错误/举报/求书,点此举报(免注册)